产品分类MORE>>
联系我们

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东海工业区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-8829-737
南通旗杆>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临沂旗杆 >

南通旗杆

来源:admin 时间:2017-03-07 11:59 |官网:www.wx1ygb.com |作者发布:临沂旗杆厂家

南通旗杆
 
 
“这瓜册你带着。”父亲如是说。
“这朥饼你带着。”母亲如是说。
我左右两边的兜被塞得满满的,这样一来,我的肩膀就有些沉重了,看向西面,都觉得那边的云也是油腻腻,沉沉的。父母的手像一张油纸,皱皱的,又很单薄。我要走了,他们也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一切很自然罢了。二十八岁这年,我要离家了。
西边的云比家里的云要矮的多,黑的多;西边的风比家里的风要烈得多,冷得多。走在西边的路上,肚子容易饿,等到了胪西村的时候,兜里的东西吃完了。村口直挺挺的立着一根旗杆,杆顶上站着一个人,穿着红色的背心,像一面旗帜。他看到了我,向我挥一挥手,脚下的旗杆也随着摇起来。我怕他掉下来,赶紧也向他挥手致意,然后进村——其实我更担心他是一个傻子。进村不久,一股牛肉的奶味就钻了过来,寻着味去,来到一家店。店门口也竖着一根木杆,杆上绑着一块红布,歪歪斜斜的写着两个大黑字——正宗。店主就在门前摆起炉灶,锅里滚着牛肉汤,冒腾腾的热气升到半空就被大风吹散了。店里面摆着三张桌子,零星的坐着几个人,手里捧着粿条汤,哧溜哧溜的吸着。
“叔,来一碗。”
“熟肉还是生肉,加丸?”
“生加丸。”
“好嘞,里面等。”
抖了抖鞋上的泥,找了个空位坐下。大家似乎都很忙,没空看我,自顾自的吃着碗里的粿汤。第一次来到这陌生地方,总觉得这些人一个个看起来像兜里揣着金块,紧张兮兮的。这可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我看了看老板,他正抓了点粿条往锅里放,似乎觉得少了,又掂了两三根,抖了抖,滑锅里去。
“伯,一碗。”
“好!”
出声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,黑黑的头发盘在肩上,说话的时候锅里的热气刚好冒上,顺着她的话溜到耳垂。她往我这桌瞄了眼,便走了过来,坐在我前面。我觉得她眼熟,很像我家对面的杭子,也是顶着一双大大的眼睛。
“来,你的。”老板不合时宜的把碗推到我面前。碗里的汤很清,汤面上只是懒懒的飘着点油花,油花下面懒懒的堆着细细的粿条,三个牛肉丸挨着碗边,周围叠了点肉,看起来比家那边做的精致多了,但东西也少了。我想这大概是学镇里人的吃法吧。还没吃几口,对面的也上了。她用筷尖拨开肉片,夹了根粿条,试探性的放嘴边吹一吹,门牙一开,一下子吸溜进去了。看她吃东西感觉很有食欲,一不小心咬了一大口牛肉丸,里面的汤水在嘴里跳,真是烫死人了,我不由得“哎哟”一声。她举着肉丸,抬眼看了我一眼后继续她的“优雅进食”。
“小伙子,没吃过这儿的丸子吧。”旁边的一位高个子说道。
“呜呜呜。”我烫得只能点点头。
“啊——”我松了一口气,丸子总算吃下了。“是啊,这边丸子香得多,牛味浓。”
“我们胪西就这家最好了,早上宰的牛,过会儿就把它捶成丸子,管鲜。”高个子说完把草帽戴头上,我看到了满满的白头发被压在里面。
“叔,吃完啦?”
“小伙子第一次来我们村的吧?”
“是的叔,来学艺。”
“学砌墙?”他看了看我的手停下来问道。
“不是,学做旗杆,在找你们村的陈师傅,好像叫猴子。”
“哦。”高个子突然瞄了一眼我对面,又压了压头,急急地走了。
“您贵姓?”对面的女子突然问我。
“姓陈,胪东的。”
“哦。”说完,她把最后一个丸子塞嘴里,又不说话了。
“胪西人讲话都是讲一半的吗?”我心里纳闷,一股脑把剩下的吃完。
“5块。”
“老板,你知道陈师傅家怎么走吗?”我把钱递给他。
“村口。”
“好的,不好意思啊。”
沿着刚才的路回去,突然才发现,每家每户都立着一根杆,杆子上都刻着个陈字,上面绑着红布,有的写“迎福”,有的写“麒麟”,有的写“富贵”。应该是陈师傅做的啊,杆子卖得很热销。不久,又到村口了,但是四周空荡荡的,也没一个房子。村口旗杆上的傻子还在上面,他似乎注意到我,又向我挥手。我怕惹上麻烦,不理他。看到一个拖着板车的阿叔走了过来,发现他是刚才那个高个子。
 
 



上一篇:天安门城楼上新旗杆南通旗杆
下一篇:临沂旗杆的故事